当前位置:首页  政研参考

【领导参考】从“相杀”到“相爱” 谁在追捧高校排行榜

发布时间:2016-12-06  浏览次数:13

 

英国QS全球教育集团近日发布2017年度的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力排名。

  这是一份年轻的榜单,到今年不过才是第二届。但动静依然很大。毕竟,QS是全球知名的教育评价机构,而且,它给足了中国高校面子——亚洲地区就业力排名第一的高校为清华大学,它还拿到了总榜单的第三名,排名仅在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之后。

  去年排名分别在15和26位的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在新出炉的榜单中,也携手跃升至了第11和第14位。就业力前300强中,中国高校占了53席。

就业力排行榜关注雇主口碑

  和2016版本类似,2017QS就业力排行榜选取了五项指标为大学进行比较。其中“大学的全球雇主声誉”占30%,“校友成就”占20%,“企业合作”占25%,“校园雇主招聘活动”占15%,“毕业生就业率”占10%。

  QS在官网解释,为了调查毕业生在雇主中的口碑,他们在全球进行了调研,并考察了37000余名雇主的意见。他们调查了21000余名世界上最有创造力、最富有、最有企业家精神和最热衷慈善的成功人士的教育背景,以此来了解哪些大学培养出了改变世界的毕业生。2017版本的排行榜中,QS考察了高校与2000余家全球顶尖企业的合作关系,这一数字是头一年调研时的四倍。

  其实,就在QS发布2017年排行榜的前几天,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了他们的2016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能力排名。这份排行榜的数据来自对全球20个主要国家和地区大型国际企业的3500名招聘经理的调查。泰晤士高等教育从招聘经理口中了解这些企业偏爱怎样的学生,并让他们选出自己心目中培养出了优秀毕业生的大学,制作了榜单。

  在泰晤士高等教育的榜单里,中国高校的成绩就没有那么亮眼了。排名第一的是香港科技大学,世界排名13位;之后是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排名为17和37位。清华大学在泰晤士排行榜里落到全球第59位。

  但“顶尖一致”效应依然明显,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和剑桥大学这样的老牌牛校,在两个榜单中都毫不意外地身处前列。

排行榜为何总能搅动一池春水

  其实,各类排行榜层出不穷,而高校和排行榜之间关系,可谓“相爱相杀”。

  先说“相杀”。高校对排行榜也有过从“漠然”到“抵制”的态度转变。2007年,美国24所文理学院的院长在一封公开信中签名批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提供误导性信息,拒绝参与“美新排行榜”;随后,12名大学校长也表示不再参加该排行榜的同行声誉评估,并呼吁其他高校响应,最后签名响应公开信的高校达到65所。

  再说“相爱”。不可否认,排行榜其实对高校的发展战略、人事及组织结构以及资源分配和资金募集都有影响。当年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国国家级研究项目)首次发布世界大学排名,初衷就是为了找到中国顶级大学在世界大学中的位置及其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为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提供参考。不少教育研究者

  分析世界上具有权威性的排名机构的指标和权重设计,来一窥“世界一流大学”究竟具有怎样的特征。2008年的一项国外研究表明,56%的受访院校已经建立了一个正式的内部机制,以审查学校的排名和地位。

  这似乎也是种无奈之下的顺应。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讲师张端鸿告诉科技日报,随着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加速,在读大学生人数规模扩大,辐射到庞大的学生家庭和校友群体,使得大学的兴衰和个人荣辱密切相关。大学增值似乎就意味着个人人力资本的增值。再加上“九五”以来,国家连续几个五年计划加大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又实施了“211”和“985”建设计划,国家和公众也迫切希望看到建设成果如何,全球大学排名恰恰适应了这种需求。

  “其实最反感大学排名的主体就是高校。”张端鸿说,排名指标体系只对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有利,更多类型的大学在这一评价体系下都显得无所适从。但是随着政府主管部门从最初的否定,到现在的采信,以及媒体对大学排名这项议题的追捧,大学逐渐被裹挟其中,无法自拔。

  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刘虹在《文汇报》上撰文指出,大学排名是一门生意,生意的背后就是利益相关关系。某大学排名机构在全球范围内给各个国家的顶尖大学提供诊断,为他们支招如何在排行榜上取得名次的进步。这家机构的排名诊断咨询费一般几万美元。而某本土排名机构的收费价格则为咨询一次5—6万人民币。

  “从权威性角度来看,并没有国际组织或民族国家来给这些大学排名背书,他们也没有获得任何国际高等教育专业组织或行业协会的认可。支撑大学排名能够维系下去的唯一决定性因素就是公众的关注和媒体的追捧。”张端鸿直言。

谁有资格为大学排名

  张端鸿指出,对于掌握顶尖技术、辐射关键行业和领域的高校而言,他们并不需要大学排名来给自己背书。北师大就是师范教育的典范,北航就是航空航天领域的制高点。所以他们不会介意排名如何。但是,对于很多并不占据制高点,本身还处于发展中的高校而言,通过改善大学排名的表现,确实能改变自身在国家或区域招生中的地位。例如武汉理工大学、苏州大学都通过排名的改善,提升了自己的影响力。

  “亲近大学排行榜其实是有利有弊的。有利之处是大学可以因为排行榜位置上升而获得更大的传媒影响力,但业内人士都清楚地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游戏,有时这些做法还会受到专业人士鄙视。”张端鸿坦言。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副教授张旺曾撰文建议,对于高等院校来说,既不能无视排行榜的存在,也不能让排行榜牵着鼻子走。他表示,大学排行榜之所以受到社会的热议和学生及家长的青睐,是因为在高校和社会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大学排行榜不过是较好地满足了公众对于高等院校相关信息的需要。他认为,高校可以通过信息发布、招生宣传和设立校园开放日、加强高校与学生及公众的沟通和交流,增进学生、家长及社会对大学的了解、理解与信任。

  张端鸿也指出,政府应当大力推进信息公开和数据开放,扶持真正的社会第三方和专业组织来提供非营利性的大学评价。

  他透露,国家准备成立独立于教育行政部门的国家教育评估院,这将会是具有较强公信力的第三方。

 
© 2016哈尔滨工程大学政策研究室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 哈尔滨工程大学主楼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518347
管理维护:政策研究室 技术支持:信息化处